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低调哈啰招股书藏大招:已成顺风车全国头部玩家

文/杨玲玲

共享出行领域的IPO大军再添一员。4月24日,哈啰出行正式提交招股书,拟于纳斯达克上市,瑞信、摩根士丹利及中金公司为承销商。

根据招股书,2020年,哈啰出行的总交易金额130亿元,由共享两轮和顺风车两大块主营业务构成。其中顺风车总交易额近70亿元,相比2019年增长138%;共享两轮交易额近58亿元。

仅低调上线2年时间的哈啰顺风车,交易额已经超过共享两轮业务,并跃升行业头部玩家。2020年第四季度,哈啰顺风车交易额为23.04亿元,环比增长9%;行业内另一平台嘀嗒出行,第四季度的顺风车交易额为23.78亿元,环比略有下降。

“哈啰顺风车业务追平竞争对手,一方面是通过两轮业务引流,另一方面得益于哈啰的差异化竞争。”4月24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今年,哈啰顺风车的市场份额有可能超过嘀嗒。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底,34%的哈啰用户曾使用过公司两种或以上服务。哈啰顺风车业务能够快速成长,与“飞轮效应”密不可分。

“公司最初为用户提供方便且价格合理的两轮共享服务,再通过两轮共享服务出色的用户体验,进一步吸引用户。‘哈啰飞轮’推动了公司业务的增长,是一个自我增强的良性循环。”哈啰在招股书中提到。

顺风车交易额超两轮

招股书披露,2020年哈啰完成9450万次顺风车服务,总交易额近70亿元,市场占比为38%。按照2020年的总交易额计算,哈啰顺风车已经成为中国第二大顺风车交易平台。

该领域的另一头部玩家嘀嗒出行,去年10月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根据其最新更新的招股书,2020年四个季度,嘀嗒顺风车分别完成交易额12.51亿元、20.54亿元、23.86亿元以及23.78亿元。

对比来看,哈啰顺风车去年四个季度分别完成交易额9.51亿元、15.98亿元、21.15亿元以及23.04亿元。

从交易额来看,到2020年第四季度,两家顺风车玩家的交易规模已非常接近,且哈啰的环比涨幅高于嘀嗒。行业观察人士分析认为,哈啰2021年上半年有机会完成反超。

“哈啰顺风车业务用2年时间接近嘀嗒6年的成绩,主要还是靠流量的强势注入,”4月24日,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哈啰的流量效应使得每个新业务都能够很快“热启动”,并以较低的成本实现业务拓展。

在共享出行领域,哈啰作为新入局者,起步虽晚但一直保持着清醒头脑。此前,ofo与摩拜激战正酣时,哈啰单车通过“农村包围城市”策略,成为入局较晚却规模领先的共享出行平台。

过去两年,哈啰又以区域试点+郊区+招投标+精细化运营等方式,在与青桔、美团的一线城市配额竞争中打开崭新局面。此次进军顺风车市场也极具“哈啰特色”。

截至2020年12月31日,哈啰顺风车累计交易用户2610万,注册司机近千万。

多业务协同效果显现

行业分析人士认为,顺风车业务的成长,得益于哈啰的飞轮效应,即基于单车、助力车、顺风车、打车等业务的快速发展,相当一部分用户使用过多种哈啰服务,新老业务协同,哈啰的业务飞轮已经转起来。

“哈啰无论是共享单车、共享电动车,还是顺风车,诸多业务均是围绕共享出行展开,通过流量入口,最终切入到多个横向的业务领域。”盘和林表示。

今年4月7日,在哈啰电动车的一场发布会上,蚂蚁集团副总裁杨鹏就提出:“这些年,哈啰依靠执行力以及对行业的洞察,逐渐找到了一个依靠数据驱动、精细化运营、不断创造新增长的飞轮的模式。”

招股书数据显示,60.5%的哈啰助力车新用户、40.2%的哈啰顺风车新交易用户、39.9%的哈啰顺风车新接单司机、63.2%的哈啰电动车新用户获取自哈啰单车服务。同时,8.4%的哈啰单车新用户获取自以上服务。

由此,多场景业务相互协同和渗透的效果已经显现。

进军本地出行+生活平台

顺风车业务之后,哈啰还上线经济网约车服务“哈啰打车”,进一步丰富移动出行生态。

去年10月底,哈啰网约车业务在广东中山低调上线,短短几个月时间,凭借“低客单价”的差异化策略,哈啰在中山的市场份额快速提升。目前,哈啰打车业务先后登陆广东省中山、惠州、河源、汕尾4个城市。

作为哈啰2021年重点发力方向的四轮业务,这个在内部代号“经济车”,也承载着哈啰基于两轮基础业务之外的更多想象空间。

“我们上一个引擎是两轮,它带我们走向了一个台阶,再往上去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引擎,如今来看打车业务不管用户的规模频次还是交易额,都具备成为新引擎的可能性和充分特征。”哈啰出行副总裁、普惠用车事业部总经理江涛此前表示。

哈啰出行是国内领先的本地出行及生活服务平台,提供移动出行服务及新兴本地服务。移动出行服务主要包括两轮共享服务(“哈啰单车”和“哈啰助力车”)和顺风车服务(“哈啰顺风车”);新兴本地服务主要包括“哈啰电动车”以及公司与宁德时代和蚂蚁集团合作推出的“小哈换电”等。

江瀚指出,哈啰的扩张边界是以出行为基础,不断进行场景拓展。其中,共享两轮的基本盘已经稳固,顺风车、打车、电动车等快速起势,“哈啰飞轮”再次生效。

哈啰的本地生活服务版图,则延伸到包括电动车、两轮换电、酒店、到店团购等多个领域。其中,哈啰到店团购自2020年上线以来,已陆续覆盖沈阳、珠海、汕头、广州、上海等城市;哈啰酒店预订业务在今年初也已悄然上线。

“在哈啰整个生态中,共享单车积累的流量是其基础,哈啰试图通过多元业务的赋能来形成互联网生态循环。”盘和林分析称。对于哈啰来说,上市虽是里程碑事件,但更为重要和值得期待的还在下半场,如何做好基于出行的普惠生活平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低调哈啰招股书藏大招:已成顺风车全国头部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