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仁东控股14跌停后深交所出手 这名股东所有买进卖出都要讲清楚

年度最强绞肉机有内情!14跌停后深交所出手,这名股东所有买进卖出都要讲清楚

吴科任

继暂停融资买入后,监管再次出手。

14日晚,深交所向仁东控股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对前十大股东之一的崇左中烁就多个事项自查并做出书面说明,包括:崇左中烁的设立时间、原因、股权结构以及实际控制人情况,崇左中烁自第一笔交易开始买卖仁东控股股票的具体情况等。此前有报道称,在崇左中烁穿透后的5位股东中,有3位系仁东控股董高人员。

来源:公司公告

被贴上“庄股”标签的仁东控股,尽管已连续14个跌停,14日收盘时跌停板的封单还有193万手(约为公司总股本的34%),中小投资者务必谨慎对待。

来源:Wind

龙虎榜数据显示,近3个交易日内,两营业部卖出金额超过1000万元,合计2741万元,无买入。在前五买入席位方面,最高买入额不到100万元。

或是股价上涨推手之一

天眼查显示,崇左中烁成立于2019年10月14日,之后便大举买入仁东控股股份并在2019年年报中新晋前十大流通股股东,持股1528.03万股。按照区间(2019年10月14日-2019年12月31日)均价18.97元/股计算,崇左中烁的建仓成本高达2.90亿元。

今年一季度,崇左中烁增持581.01万股,持股增至2109.04万股。按照一季度区间均价24.63元/股计算,崇左中烁加仓成本为1.43亿元。这两笔成本合计为4.33亿元。

在仁东控股大涨51%的第二季度,崇左中烁无增持减持动作。但进入三季度(股价上涨58%),崇左中烁减持了仁东控股122.06万股,按区间均价46.85元/股计算,变现0.57亿元。

截至三季度末,崇左中烁持有仁东控股1986.98万股股份,按照本轮暴跌前最高价64.72元/股计算,这笔持仓市值高达12.86亿元,加上减持变现的收入,再剔除成本,预估浮盈在9亿元左右。若前述1986.98万股至今未变,对应市值仅剩2.73亿元,预估亏损超过1亿元。

不止如此,崇左中烁的建仓或存在杠杆资金身影。具体来看,在去年四季度建仓仁东控股之后,崇左中烁便将手中1471万股做了质押,占其彼时持股的96.27%。截至今年三季度末,这笔质押尚未解除;同时,崇左中烁在五矿证券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持股数为480万股。

来源:公司公告

为此,《关注函》要求说明崇左中烁自第一笔交易开始买卖仁东控股、的具体情况,说明该机构的资金来源,自查相关交易是否存在违法违规情形等。

需要注意的是,近日有报道称,一名从事场外配资和虚拟盘交易的资本大佬李跃宗被上海浦东警方控制,而李跃宗很可能与仁东控股坐庄高度相关。

两层股权包装打擦边球

那么,崇左中烁的股东是谁?

天眼查显示,冷水江中烁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原为“日照中烁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中烁企业)、冷水江瑞瑾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原为“日照中烁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简称冷水江瑞瑾),分别持股99.5%、0.5%,对应认缴金额1亿元、50万元。

来源:天眼查

中烁企业有5位股东,包括王石山、黄浩、刘长勇、邵明亚和冷水江瑞瑾,其中4位自然人股东各自持股24.88%,冷水江瑞瑾持股0.5%。天眼查显示,王石山为仁东控股的法定代表人、副董事长、总经理。刘长勇任仁东控股董事、副总经理。黄浩任仁东控股副总经理。

来源:天眼查

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自2019年年报以来的历份财报中,仁东控股在“上述股东关联关系或一致行动的说明”中,对崇左中烁出资方与上市公司的关系只字未提。“四人持股数量一致,因此需要论证四人有无一致行动关系,进而论证崇左中烁是否属于他们实际控制的企业。”一位北京资深律师对记者分析,“这四个人藏了两层,不认为是直接增持,持股也不到5%,可以不披露。他们都是在打擦边球。”

来源:公司公告

针对上述问题,中国证券报记者拨打天眼查显示的崇左中烁联系电话,但显示已停机。

值得一提的是,《关注函》要求仁东控股说明崇左中烁的设立时间、原因、股权结构以及实际控制人情况,自查是否需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仁东控股14跌停后深交所出手 这名股东所有买进卖出都要讲清楚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